木棉花开,似是故人来

木棉花开,似是故人来

木棉花开,似是故人来

(一)

此花开在南国,花开不见叶,叶绿不见花,因春暖燕绕的呢喃,从绿意清新的包围中悄悄开半,不在农家深院篱下,不在芳草碧连天中,只开在尘烟两旁,只开在清水江两岸,路过的人打量,俊俏的姑娘秋水伴香。转眼,又是一年春树红,朵朵簇蕊,含苞欲放的心事有意无意地掠过我的清面,那素净且无岁月痕的容颜一如曾拥有的时光,无惊无扰,安静地伫在虬枝的末端。站在木棉树下,突然,爱上三月的阳光。今年的花开迟了,迟到的花,让人觉得更加久违。那么,迟来的人呢?

栖息,将心寄放在花里,心思便有了如流云一样飘忽不定的影子,仰看缀满沧桑的木棉树,虬枝上的花瓣不知能否掩藏住我欲飞欲坠的最后遥念,我可能要别了这里了,下个春季花依然会践约而来,而我却要与今生的愿失约了。

其实我更想念大海了,那里更像是我的故乡,无论我是锦衣加袍,亦或颠沛流离,我都是要回到那里的,我用最后的一点眷念细敛植成一颗树,我以为是相思树,其实不是,待树上结了一粒粒咖啡豆时,我才明白,我植的的是咖啡树,无人的时候,我静静品尝自己研饮的咖啡,所有的苦涩皆是放手后还你的碧海蓝天。

天气越发的让人捉摸不透了,是以冬与春的交接无太多落差,等燕归绕花方觉此刻春早已深了,梨白的时光也已翻过了我们不曾相聚的守候,只将这一季春事绕成我门前的一树俏红,花艳如血,滴在我的梦里。ag亚游游戏http://www.ag805.me/

轻忧无泪,深虑伤神,牵来绕去的梦,总是将你裹进它的枕衾里,醒来后,我寻着灯亮的方向将你望,渐渐感到满身没有了初醒时的荒凉。我还是喜欢梦中的你,不与我争吵,不因爱少离多里怨怼,没有浓妆风情,没有盈盈泪光,仍然记得你看我时眼眸如海的深情,以及如花绽放的微笑,眉目如画的女子自有一双纤美的手,缓缓伸向我,欲与我缘生于爱,爱生于昵。

为你所思,如何能舍,佛家言舍得,因我做不到舍你,是以,我终是无法得你的眷佑。月色清冷,映了一树的伤影,微仰,张望着只有一盏灯火明亮的远方,我把那涓涓的心事一点一点溶入那花心中,而后细致妥贴放在你此许温暖些许薄凉的窗台边,盼你于静默的凝眸中读懂它的花语,盼你拾起花儿于驿尘扫飘正潇然的赴我最初的执手之约,于是,我每每于梦中轻呓,喃喃诉说我的心念,只怕你记得我初时的模样,却不认得这花红初妆,而今,春风催叶落,这花便把羞涩的心事生成了蕊瓣,等着你呀,缓缓归来,走到我跟前,正好开成那一年初见你时的素颜红装。

你曾说,一起等待春暖花开的日子,那时,我指着,你望着,一不小心,时光就老了。曾经为你欢喜,喜的是能够在世间的某个偶然里与你相遇,喜的是你与我一样有着灵犀一点通的心意,初时的隔屏远视,还有时而的一句话语一段词章,都是酒未到,良宵已醉成。那些独自一个人的守候时光,脉脉间已然芳菲染,那时的梦中景,何曾知道会是日后现实情景剧的上演。重逢或是不见,早已忘了计敛,只是我以为总有一个春天我能与你携手观花,如今,这花开了一春又一春,人面依旧在,却只是我独伫一城的幽微唱叹。

站下树下,双手互握,那花定是已然熟稔我每次的凝视,悄悄绽了欲捉我心思的微妙娇娆,红中围绕的那点点簇蕊,安静地吮吸柔和的春光,雾里花颜或是晴里蕊俏,皆是爱与幸福的守望,书写着今生的执著。

(二)

春便是这般的深了,花还是慢慢的开,开成疏好的样子,晨雾的时候,朵朵的艳红惊醒了朝阳,虔诚的心情,落在一树火红上,是一种感恩,一种情怀,这样的含蓄,无疑是记忆的重温,在隐隐之中,构成一幅图画。图画中的我,聆听花开的声音,怀揣期许,你是喜乐的人,且我曾用心倾听你说你会弹的那首曲,倾听至总似想不起,却又固然的不会忘。我想象着那弹琴的人是你,不染尘埃,绿树微掩,轻雾底色,而你就坐在一树花红下,那时的图画,想来应是最好的水墨画,浓抹淡妆总相宜。

闭上眼睛,感受心绪似潮如血的翻滚,脑海有一刻的空白,静谧的街道,疏落的路人,遇见或离开,原来是这般的平常,望着错身而过的路人,眼神片刻的交织后的瞬间逃离,我想,他们是不是也有我这样的宿命,幻想着他们不同的际遇,他们或许也是如此花一样,最初妖娆,最后与枝决裂,孤单凋零。

有些遇见,如花的际遇,所有繁花枝头不过就是为了不放过它荒芜的行程,以盛开为毒,谋杀了它的妖娆,成全它孤独死去的悲情。而有些离开,不过是浮生一程的伴,所以,我知道,我与你,从来不是一城的隔,那距离与你初见时身着的风衣一样,绛红的颜色。回首看那些爱与不爱,何曾碍了花开的年年次第,细辨那些爱与不爱,履约的行迹尚不如花执著,于是那些爱与不爱,一朝如花落,再不必孜孜追寻不爱的原由。

佛说,爱怨不过满眼空花,皆为虚幻。花开是一个过程,那花落是否就是一种结局呢?这世间处处是结局,只是有的我们未必看得到。我们能看到春来了,花开了,然后疏枝上一片火红,然后树下有了残红凋落的狼藉。花落树不怜,于是,我们要说,这一地的花落,是花的泪,是一种成全,又是一种来年的等待。那最后,花被路人拾去做了药香,谁又知道来年是否还有一个人在树下等待呢?如我说等你到30岁,那时,你再不来,我就找别人了,可真如果等你到了30岁,那时你真不来,结局会是怎样呢?相见,重逢,或是终不见,终未逢,这世间是不是有一册典籍,在剧本无疾而终后,还有一双翻云覆雨的手,重新编撰昨日的时光?

在这一场花开花落里,我又加披了一重尘缘,那些花瓣之中,我分明看到了你的容颜,我不敢触摸它的身躯,怕一触,抹了来生的记忆,佛说,不可说。是呢,世间有太多不可说的事,连佛都懂得静默。而我的不谙世事,而你的心澈净明,都别说吧,即使有云泥之别,那也是我一个人的秘密,与你无关,这也是我在红尘喧嚣里给你最深沉的爱。

今年的花来迟了,迟到的花,让人觉得更加久违,那么,人呢,想必,是不会来了。

GMT+8, 2017-10-18 10:01, Processed in 0.087352 second(s), 7 queries.

Powered by Discuz! 7.2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